《孟子》告子下(五)
2018-01-10 10:48:07   来源:语文学习网   评论:0 点击:  

  孟子居邹,季任为任处守,以币交,受之而不报。处于平陆,储子为相,以币交,受之而不报。他日由邹之任,见季子;由平陆之齐,不见储子。屋庐子喜曰:“连得闲矣。”
  问曰:“夫子之任见季子,之齐不见储子,为其为相与?”
  曰:“非也。书曰:‘享多仪,仪不及物曰不享,惟不役志于享。’为其不成享也。”
  屋庐子悦。或问之。屋庐子曰:“季子不得之邹,储子得之平陆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孟子

上一篇:《孟子》告子下(四)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