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春秋公羊传》(四)
2019-03-14 14:07:27   来源:语文学习网   评论:0 点击:  

  隐公(经四·一)四年
  春,王二月,莒人伐杞,取牟娄。
  (传)牟娄者何?杞之邑也。外取邑不书,此何以书?疾始取邑也。
  (经四·二)戊申,卫州吁弒其君完。
  (传)曷为以国氏?当国也。
  (经四·三)夏,公及宋公遇于清。
  (传)遇者何?不期也。一君出,一君要之也。
  (经四·四)宋公、陈侯、蔡人、卫人伐郑。秋,翚帅师会宋公、陈侯、蔡人、卫人伐郑。
  (传)翚者何?公子翚也。何以不称公子?贬。曷为贬?与弒公也。其与弒公奈何?公子翚谄乎隐公,谓隐公曰:「百姓安子,诸侯说子,盍终为君矣?」隐曰:「吾否,吾使修涂裘,吾将老焉。」公子翚恐若其言闻乎桓,于是谓桓曰:「吾为子口隐矣。隐曰:『吾不反也。』」桓曰:「然则奈何?」曰:「请作难,弒隐公。」于钟巫之祭焉弒隐公也。
  (经四·五)九月,卫人杀州吁于濮。
  (传)其称人何?讨贼之辞也。
  (经四·六)冬,十有二月,卫人立晋。
  (传)晋者何?公子晋也。立者何?立者不宜立也。其称人何?众立之之辞也。然则孰立之?石碏立之。石碏立之,则其称人何?众之所欲立也。众虽欲立之,其立之非也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《春秋公羊传》(四)
下一篇:最后一页